这些互联网保险业务合规吗?

2018年12月11日

2015年7月22日,原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保监会”)发布了《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暂行办法》”),《暂行办法》自2015年10月1日生效,有效期三年。在《暂行办法》的三年有效期中,互联网保险业务飞速发展,也不免出现了各种合规性疑问。2018年9月30日,即《暂行办法》失效前一天,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监会”)发布《关于继续加强互联网保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表示新的互联网保险监管规定正在修订中,并要求各有关单位在新办法出来之前继续遵照执行《暂行办法》。2018年10月中旬,我们从公开渠道获知银保监会向原保监会机关各部门及各保监局下发了《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并征求意见。《草案》保留了《暂行办法》关于互联网保险业务合规要求的基本框架,并对相关的问题进行了细化。在等待新监管办法出台之际,我们结合目前的相关规定,对实践中常遇到的法律问题简要探讨分析如下。

一、      第三方网络平台可以提供何种服务?

《暂行办法》规定,第三方网络平台是“除自营网络平台外,在互联网保险业务活动中,为保险消费者和保险机构提供网络技术支持辅助服务的网络平台”。另外,《暂行办法》同时规定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销售、承保、理赔、退保、投诉处理及客户服务等保险经营行为,应由保险机构管理和负责;第三方网络平台经营开展上述业务的,应取得保险业务经营资格。即,《暂行办法》从正面和反面两个维度规定了第三方网络平台的业务范围。

然而,由于《暂行办法》及任何其他的法律法规中并未进一步界定什么是“网络技术支持辅助服务”,同时也由于目前的法律法规中对于“销售、承保、理赔、退保、投诉处理及客户服务等行为”的外延,尤其是“销售”行为的外延,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因而实践中对于第三方网络平台的业务范围产生了不同理解。目前看来,有很多公司以“转链接”的方式进行“网络技术支持辅助服务”,即在第三方网络平台上展示一张图片并伴随少量文字介绍以吸引消费者,如果消费者点击图片或相应链接则会跳转至保险机构的自营平台上的保险产品售卖页面。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第三方网络平台可以多大程度上展示和介绍保险产品本身,是否可以采用定期推送等方式刺激消费者购买欲,第三方网络平台是否可以提供除转链接以外的其他服务(如收集相应信息并传输至保险公司)等。

就第三方网络平台是否可以提供转链接以外的其他服务,保监会于2017年7月6日下发了《整治机动车辆保险市场乱象的通知》,其中特别提到“财产保险公司可以委托第三方网络平台提供网页链接服务,但不得委托或允许不具备保险中介合法资格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在其网页上开展保费试算、报价比价、业务推介、资金支付等保险销售活动”。由于该通知仅针对车险销售,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其他险种目前也尚未有统一的界定或者解读。

基于上述种种不确定性,在现在监管界限尚不清晰的情况下,合作各方应当将“保险销售、保费收付”等明确属于保险机构经营范围的业务排除在第三方网络平台提供的服务范围之外,并且需要非常谨慎地确定第三方网络平台能够提供的服务范围。

就第三方网络平台可以提供的服务范围,除“网络技术支持辅助服务”以外,《草案》提出,“针对互联网交易设计或与互联网融合程度较高的保险产品,第三方网络平台可在保险公司、保险专业中介机构授权下处理基础性、流程性的投诉处理及客户服务”、“可以协助记录和保存互联网保险交易信息”、“可以在辅助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过程中收集并传输客户信息”,并暗含“第三方网络平台可以参与辅助销售活动”之意,尽管如此,《草案》仍未明确 “网络技术支持辅助服务”和“辅助销售活动”的具体范围,可以预见,如果《草案》不更进一步明确该等服务的范围,在日后的实践中也许仍会出现大量关于理解适用方面的不同理解。

二、      第三方网络平台的服务费应当如何计算?

《暂行办法》并未规定第三方网络平台计算和收取信息服务费的方法,仅要求“保险公司应按照合作协议约定的费用种类和标准……向第三方网络平台支付信息技术费用等,不得直接或间接给予合作协议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在实践中,部分第三方网络平台按照合作双方约定好的比例抽取保费一部分作为信息服务费,计费方式与保险专业代理机构和保险经纪机构收取佣金的方式相似。

在这个问题上,《整治机动车辆保险市场乱象的通知》要求“不得将在车险销售过程中产生的、与车险销售收入或保单销售数量挂钩的费用计入‘宣传费’、‘广告费’、‘咨询费’、‘服务费’、‘技术服务费’等其他科目”。尽管如此,由于该通知仅针对车险销售,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其他险种目前也尚未有统一的界定或者解读。在监管机关没有强制要求的情况下,如果第三方网络平台提供的服务并不涉及需要保险牌照的业务,那么其按照保费的一定比例收取技术服务费的计费方式本身也许并不直接违反相应监管规定。然而,由于法律上允许第三方平台能够提供的服务范围本身边界不清,实践中如果第三方平台所提供的服务本身的合规性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以这种方式计费则有可能会加大监管机关认定该第三方网络平台在经营保险业务的风险。

但值得注意的是,《草案》要求技术服务费不得与保费规模成比例挂钩,也不得与中介费用混同。

三、      自营平台经营业务时搭售保险应当注意什么?

有些保险机构在自营平台以直接销售保险产品作为主营业务,但也有部分获得保险中介业务资质的公司在自营平台上经营自身主营业务的同时通过“搭售”的方式销售保险产品。《暂行办法》规定了自营平台需要满足的相关资质以及保险业务经营者所需要满足的监管要求,但并未就搭售保险的行为进行特别规定。在满足前述资质及要求的情况下,搭售行为还涉及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因此还需要满足消费者权益保护相关乃至反垄断法相关规定。

2018年2月8日,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在线平台“搭售”保险的风险提示》,将默认勾选、勾选不显眼、要求消费者必须购买相关保险产品方能享受某些优先服务等作为风险提示,并提示消费者注意保护自己的权益。将于2019年1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进一步明确要求电子商务经营者在搭售商品或者服务时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不得将搭售商品或者服务作为默认同意的选项。

因此,网站的运营者必须小心搭售保险的页面设计。除了需要包括《暂行办法》要求的必需信息外,还应当注意这种搭售的显著性;更特别的,这种搭售不得以默认同意的方式展现给消费者。如果经营者本身已经具备市场支配地位,则经营者还必须证明其搭售具有正当理由。

伴随着《电子商务法》的出台,在保护网络消费者方面,《草案》要求第三方网络平台在进行自有销售业务时以清晰显著、明白无误的形式将保险产品设置为消费者自主选择项,不得“搭售”保险产品。《草案》同时要求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也应切实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不得采取默认等方式剥夺消费者意思表示过程”,可以预见,在日后的合规实践中,保险公司和保险中介机构在与第三方网络平台的合作中就保险产品的展示和搭配等将会有更高的标准。

四、      买入保险产品并通过网站赠送的商业模式风险何在?

在互联网保险时代尚未开始时,就已经有公司先向保险公司购置保险产品后与自己自营的产品进行打包,以“买商品、赠保险”或是“成为会员、赠保险”的方式经营自己的业务。然而这种行为的具体细节如何安排才能避免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如被监管机关重点关注的延保救援集团公司、重庆乐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等以“会员卡送保险”名义变相经营保险业务的行为)。

关于“非法经营保险业务”的风险,目前监管规则并未不禁止向保险公司购买保险产品并向客户进行赠送的行为;《草案》也仅规定以赠送保险、或与保险直接相关物品和服务的形式开展促销活动,应符合中国银保监会有关规定,并未跳出原先的监管框架。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一些保险监管省级分支部门陆续发文,要求其辖区内的保险机构就部分商业合作进行自查,并明确将一些商业合作模式纳入持续监管重点。被要求自查和纳入持续监管重点的业务范围中就包括部分公司以“会员卡送保险”、“买商品送保险”等名义变相经营保险业务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购买者也许必须能够证明其并未转嫁保险产品的成本或试图通过“名义赠送、实际销售”的方式谋求相关利益。

在“互联网+”的背景下,当这种商业模式转移到线上时,除了线下经营中已经存在的合规风险外,这种依靠互联网方式进行赠送的行为提出了更高的合规挑战。比如,在上文所提出的保险产品介绍如何展示给客户的问题,购买者是否仅仅是保险产品的购买者,还是说应当界定为第三方网络平台的问题等等,可惜的是《草案》对相关的事项也尚未做出任何的回应。